|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東莞商貿網 » 資訊 » 市場行情 » 廣東東莞商業賄賂村干部涉案超兩成 提加薪養廉

廣東東莞商業賄賂村干部涉案超兩成 提加薪養廉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3-08-28  來源:東莞商貿網  瀏覽次數:1

財務公布欄是村民監督村干部主要途徑

財務公布欄是村民監督村干部主要途徑

“商業賄賂典型案例匯編”中村干部涉案率超過兩成,建立“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平臺”的同時——

過去一年多,東莞市查處了多起商業賄賂案件。羊城晚報記者27日獨家獲悉,《東莞市打擊商業賄賂專項行動典型案例匯編》的13起典型案件中,村干部這一群體的涉案率超過20“對農村主要領導干部普遍缺乏有效的監督和制約”。

東莞村組兩級集體經濟發達,如何保障千億資產安全?如何把現有“蛀蟲”踢出去?據悉,東莞在建立“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平臺”、開展村干部經濟責任審計的同時,還首次提出了“加薪養廉”的想法。

村官手中財權太大

在東莞,可千萬別把村官不當干部!雖然沒有行政級別,但村官可掌控的資金和資源不少——截至2012年年底,東莞村組兩級集體總資產達1263.1億元,總量在全省排名首位。村組兩級經營總收入、純收入分別達到155億元和85.3億元。

按照東莞以往基層議事規則,“合同金額占集體上年總收入10%以上”的集體資產交易屬于重大事項,需要經過集體投票表決,報鎮一級審核(達此級別的交易動輒幾百萬甚至上千萬元),低于“10%”這個界限,話事權就落在了基層干部手里。

虎門財政分局有關負責人接受羊城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虎門村組超過80%的交易都沒有納入到上級部門的監管,關系戶現象無法全部避免。”“對農村主要領導干部普遍缺乏有效的監督和制約,社區里的重要事項往往由書記、主任等個別人說了算。”

上下監管均告失守

查看村里的“政務居務財務公布欄”,是村民們監督村干部最主要的途徑,但萬江一“公布欄里的信息很籠統,通常都是公布欠賬的多,公布招待費及其他開支等明細賬的少;公布規章制度多,公布違規違紀的少。普通村民對社區的一些重大開支項目,例如經濟合同、基建工程等并不清楚。我們有時候會問問村干部,‘同樣的承租價格,為什么一定要租給甲方而不租給乙方?但往往得不到具體答復,大家鄉里鄉親的,也不好撕破臉問到底。”

東莞市有關部門在進行案情分析時坦言,對基層組織成員在思想上缺乏嚴格管理,存在“重才輕德,重用輕管”的問題。此外,對基層組織成員缺乏有效監管,一是上級監督失效,二是同級監督無力。

不良的人際關系,是村干部們落馬的一個外部因素。據有關部門透露,原望牛墩鎮橫瀝村主任陳燦堅在擔任村干部之后與該村社會閑散人員勾結,故意刁難企業和群眾,從中收受利益,甚至涉嫌組織黑社會人員干擾村委會選舉。

建平臺促“陽光交易”

如何堵住制度漏洞,有效監管村干部?

東莞想到了通過建立“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平臺”,納入平臺交易后,集體資產的定價最終由市場說了算,從源頭杜絕腐敗。按照要求,今年10月底前,全市各鎮都要建立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平臺。據悉,截至今年5月,麻涌、虎門、長安等14個鎮街已經在全鎮范圍正式開展交易,成功成交409宗,成交總金額8.8億元。

“以往的農村集體資產交易存在村干部權力過大、定價較為隨意,甚至有利益輸送的可能,通過交易平臺,可以引入市場定價機制,較好地解決這些問題。”

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我認為東莞走這一步棋,還是為東莞村組的下一步合并鋪路,最終讓村民由‘哎呀’股東(無話事權和投票權)變成真正有話事權和投票權的股東。”

首次提出“加薪養廉”

監管村干部,東莞市有要逐步提高農村兩委干部薪金福利待遇。“俗話說‘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所有行政事務最終都要通過居民委員會和黨組織這些基層組織去落實,兩委干部工作比較辛苦,但工資待遇普遍不高,為了尋找心理平衡,便容易產生權錢交易,所以適當提高其薪金待遇既能激勵兩委干部忠于職守,又能促進其奉公廉明。”

據了解,由于東莞地區發展不平衡,因此村官的收入也不均衡,月薪在2000-4000元之間。對于適當的“加薪養廉”,村民大多還是表示認可。萬“我們社區一些村干部的月薪才2000多元,的確是有點低。他們經常接觸大老板,難免會心里不平衡,產生貪腐想法。”

啟動經濟責任審計

怎樣把現有基層干部隊伍中的“蛀蟲”踢出去?

東莞的農村(社區)干部任期將于明年上半年屆滿,針對這個問題的根據規定,農村干部任期屆滿必須接受經濟責任審計,對發生重大經濟損失或嚴重違紀違規問題負有責任的,要移交紀檢監察部門處理;涉嫌犯罪的,依照法定程序移送司法機關查處。

按照市政府的相關文件要求,審計工作會在今年下半年開展,審計對象定為村(社區)黨組織書記、村(居)委會主任、股份經濟聯合社理事機構中的主要負責人和主持全面工作的副職干部。同時,要安排對股份經濟合作社,特別是資產總量較大、群眾意見較多的股份經濟合作社理事長進行審計。審計的重點包括,工程違規操作、接待費規避監管、重大事項未履行民主程序以及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等。審計的范圍是2011年以來股份經濟聯合社(或股份經濟合作社)的財務收支和有關經濟活動,必要時可根據實際情況追溯和延伸。

村官落馬現形記

1、插手拍賣 收受賄賂

2006年12月至2007年1月,時任望牛墩鎮橫瀝村主任的陳燦堅和他人協助楊某定所在公司獨家舉牌以1920萬元低價順利拍下東莞理安必富工藝禮品有限公司資產。隨后,楊某定通過現金、銀行轉賬方式將220萬元好處費轉給陳燦堅。

2008年3月,橫瀝村墓園基建工程在未招投標的情況下,陳燦堅同意由陳某枝承包。該工程因減少工程量、合同價未按規定下浮等原因,導致橫瀝村多支付給施工單位工程款17.99萬元。工程完工后,陳某枝送給陳燦堅5萬元。

后經有關部門調查,陳燦堅在任職期間共涉嫌受賄227萬元。橫瀝村是東莞市的欠發達村,該受賄數額相當于橫瀝村一年集體經濟經營性收入,也是該鎮村支部書記每年正常收入的30倍。

2、做“保護傘” 白拿干股

廖加發曾是高埗鎮塘廈村黨總支書記。2011年9月,陳啟興等四人商量在高埗鎮塘廈村籌建一無牌無證水泥加工場,以生產、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水泥。四人協商好各出資15萬元,并給廖加發20%的干股,其目的是利用廖加發職務身份,保障水泥加工場的運作,免受查處。

兩個月后,無牌水泥加工場正式投產。在隨后的七個多月時間里,該加工場共加工生產假冒注冊商標商品水泥64000噸,銷售金額共1600萬元。

收了干股的廖加發一邊做村支部書記,一邊給陳啟興等人做“保護傘”。在去年“三打”期間,市有關部門曾要求上報轄區內無證照經營的商戶,但塘廈村卻從來沒有上報過有該水泥場的任何資料。后經司法審計,去年1月至6月期間,廖加發以工資和獎金的形式收到該無牌水泥加工場發給的20000元。去年12月,廖加發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

3、壟斷經營 收管理費

原塘廈鎮龍背嶺社區主任葉雪雄,在任龍背嶺社區副主任時分管社區治保、城管、環衛等工作,與當時在社區承包環衛工程的何兵協商,由其負責管理社區內流動收購廢品的三輪車,每輛車每月收取500元管理費,何兵每月上繳社區城管辦1000元。2009年3月,承包人換成了莫某,上繳社區城管辦的費用提高到了每月3600元。2010年3月至2012年2月,承包權轉給了劉某,上繳費用升到每月5300元,2011年更是提高至6800元。

“羊毛出在羊身上”,劉某對不愿交管理費的三輪車主采取毆打、砸車等暴力手段予以制服,同時禁止其他不交費的三輪車在社區內收購廢品。2010年、2011年、2012年三年的春節,葉雪雄從城管辦共分得45000元。去年8月,葉雪雄因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九個月。

(羊城晚報)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為您推薦的更多相關文章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福建36选7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