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東莞商貿網 » 資訊 » 市場行情 » 珠海精神病人被棄東莞:院方否認遺棄稱沒必要

珠海精神病人被棄東莞:院方否認遺棄稱沒必要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3-09-14  來源:東莞商貿網  瀏覽次數:1

  廣東珠海精神病人疑被棄東莞車站事件經報道后,2013年9月13日播出的央視《新聞1+1》進行了關注。當事患者表示,他們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有兩個醫生跟著來的,說帶出來活動活動一下,護士說去買車票,然后就再也沒回來,她們只能一直坐在這里等。對于遺棄精神病人的質疑,珠海白云康復醫院副院長表示,作為一個醫院目前來看,每個月七個人,政府給能有1萬幾千塊錢,沒有必要遺棄

  ——醫院遺棄病人?必須徹查

  (節目導視)

  拖鞋、睡衣、板寸頭,垃圾桶里找食物,言行舉止顯異常。

  (她是)我男朋友,七年之前相識的男朋友。

  記者:

  她不是女的嗎?

  你可以驗血,到大醫院驗血。

  他們來自哪里?

  我們從精神病院出來的。

  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東莞南城車站?

  有人讓我們下車的。

  記者:

  誰啊?

  護士,女護士。

  珠海市七名精神病人被棄東莞市南城車站,真相到底如何?

  陳耀平 珠

  (病人)沒有進行病情評估,(醫院)沒有按有關規定辦理出院手續。

  《新聞1+1》今日關注——醫院遺棄病人?必須徹查。

  主持人 白巖松:

  你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中國人常說“丟人”這個詞,其實這個詞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就是真的把人給丟了,所以丟人了;第二個就是引申的意思了,就是你這事辦的太不像話了,丟人。今天我們要關注的這一個新聞事件,把這一個詞的兩個含義全部包容其中了。在珠海有一家康復醫院,有七個精神疾患的病人,被兩個護士給領著從珠海150公里到了東莞的南城車站,結果說找不著了,后來這七個精神疾患的病人,就被丟在了車站里頭。25個小時之后,是警察在各方的幫助之下找到了這家醫院,這里既有把人丟了,又覺得你作為一個醫生把病人給丟了,真是夠丟人的。今天我們就來關注一下這個事件。

  三天前的9月10日下午14時左右,東莞南城車站出現了七個特殊的乘客,監控視頻顯示,他們第一次出現是在2點08分。視頻中他們排成了一隊,走進車站候車大廳,有的人還互相攙扶著,進入候車大廳后,他們就坐在大廳內靠門第一排的位置。這七個人都是女性,年齡有老有少,穿著日常衣服,其中五人留著平頭。然而,過了一會兒就有人發現了異樣。

  施堅 東莞市

  就坐到這個椅子上面,第一排的這個椅子上面,時間長了以后,她們可能是很餓的那種狀態,有時候去垃圾桶那找那些吃的東西。

  首先覺得不對勁的是車站保安人員,在接到報告后,車站管理人員與車站警務室民警也都趕到了候車大廳。經過一番觀察,車站管理人員和民警覺得,這些人精神都有些失常。

  這是我男朋友,七年之前相識的男朋友。

  記者:

  她是女性啊?

  可以驗血,到大醫院去驗血,馬上可以去驗。

  那么這些精神有些異常的乘客為什么會出現在客運站?七人中只有少數幾人,可以略微清晰地表達,他們說他們是跟著醫院護士來的。

  我們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有兩個醫生跟著來的,她說帶我們出來活動活動一下,結果就把我們帶到汽車站去買票,買票就送到這里來了,帶到這里來她們就不見了。

  據她們回憶,護士說去買車票,然后就再也沒回來,她們只能一直坐在這里等。得知此消息后,車站立即安排人員在車站周邊尋找她們口中的醫護人員,民警也第一時間聯系是否有接到關于走失人口的報案。然而既沒有相關報警,也沒有找到醫護人員的消息。

  李見明 東莞南城公安分局

  根據她們說,有醫生有護士帶她們下來,但是我們通過監控錄像見到她們下來的時候,就沒有醫生或者護士在前面帶的。

  隨后,長達25個小時的時間內,車站只得安排工作人員輪班照顧她們。與此同時,民警也在尋找這七個患者所在的醫院,然而始終未果。第二天下午3點40分,也就是七個患者被丟失25個小時后,珠海白云康復醫院的醫生終于趕到了客運站。

  (2013年9月11日視頻)

  于忠敏 珠海白

  我還真不太清楚,是哪個環節上出問題了。

  那么25個小時,隨行的兩名護士究竟去了哪里?根據媒體報道,到達東莞南城車站后,兩名護士一人到售票廳詢問去外省的車票,另一名則去買食物。而當兩人回到分手處的出站通道處時,發現七名患者已不見了蹤影。兩名護士說,他們多次尋找,急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也因此忘記了報警。

  今天凌晨,珠海市衛生局公布了初步調查結果和處理意見,對涉事醫院給予嚴重警告,責令整改處罰,并責成醫院對多名涉事責任人開除撤職、開除、降職處理意見。

  主持人:

  首先我要特別夸贊一下,這七位有精神疾患的病人。為什么要夸贊她們呢?她們真的很乖,如果當時那兩名護士不再來找她們之后,她們這七個人如果走散了,大家可能就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發生過,而且她們可能此時就流落在不知道哪里的街頭。想想看,精神疾患的病人,而且是七名女子,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如果真的走散了后果不堪設想,幸虧她們很乖,她們的乖也拯救了她們自己,同時也把一個巨大的問號擺在了我們面前。

  今天相關部門在處理這家醫院以及相關的責任人的時候,究竟這個性質應該怎么定義,用了一個留置這樣的詞,而不是這幾天大家一直認為簡直是遺棄。留置這個詞說句實話,一時間挺難懂的,我們趕緊查現代漢語詞典,里頭沒有,后來上網去查,我們來看一下意思,它跟遺棄的區別。

  “留置”,是把人或者物留下來放在某處;而遺棄是拋棄,第二個是對自己應該贍養或扶養的親屬拋開不管。我們姑且不說第二者,很多人看完這條新聞之后比較接受遺棄的含義,就是你拋棄了她。而“留置”是相當中性的,這個有關部門也是很聰明的,用了這樣一個很中性的詞,沒有去過分定義,但是它是否準確呢?我們接下來就要發出我們幾個疑問,你比如說是不是拋棄了,兩個人為什么同時離開?一個說去買票,一個是買吃的,請問,您帶的是七個精神疾患的病人,怎么能同時離開呢?接下來為什么三、四個小時之后就返回珠海了?因為我們沒找著,所以就回去了。

  其實就記者和媒體報道的時候來說,在他們分手的地方和后來這七個精神疾患病人坐的地方,連一百米都沒到,到底找沒找,在這不妨要問這樣的問題了。如果是這兩位護士你們的母親或者是你們的孩子,你們之間發生了這種情況,你會這么做嗎?你會不報警嗎?你會不仔細去找嗎?當然,最后就問為什么沒有打電話報警?這個詞真夠中性的,忘了。再次問,如果是你媽和你的孩子,你會忘嗎?這里的疑問還可以往下列很多很多,咱們先不問了,連線本臺記者張莉莉。張莉莉你好。

  (電話采訪)

  張莉莉 記者:

  白巖松你好。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去東莞的南站,如果要是去了的話,是否知道他們分手的地方跟如果要尋找的地方,距離有多遠?這個車站特別大,特別不好找人嗎?

  張莉莉:

  是這樣的,我們去到了東莞的南城汽車站,他們下車的地方,汽車通道距離候車室并不遠,大概也就是一百米的距離,而且車站也不是很大,它的候車室就在長方形的廣場的旁邊,它的候車室的字也是很大的,在門上都能夠看得很清晰。

  主持人:

  我想你到了那一定會做一個判斷,如果你有心想要找一個人,并不是太費事是嗎?

  張莉莉:

  是的,因為廣場是長方形的,基本上這樣來回走看也很容易,你進到候車大廳去的話,也是一眼能夠看到里面的情況。

  主持人:

  接下來大家還是要關心這七位有精神疾患的病人,又受了這件事的刺激,她們現在的精神狀況怎么樣?

  張莉莉:

  好的,我們今天去到了醫院,我們見到了其中的三位病人,她們分別叫做菊花、小草和一個叫梁亞丈的三位女患者。我們看上去她的表情比較平靜,但是我們沒有跟她進行交流。

  主持人:

  非常感謝張莉莉,一會兒還要有問題向你咨詢。其實在今天的處理結果中,兩個領這七位精神疾患的病人,從珠海150公里到達東莞之后的這兩個護士已經被開除了。其實被開除的這兩位護士到底冤不冤;僅僅是她們個人的行為,還是背后醫院的行為;到底是留置還是真的忘了,還是大家非常擔心的一種遺棄?接下來我們繼續關注這件事。

  今天珠海市七名精神病人被棄東莞市南城車站一事,輿論仍然無法自行還原事件的真相,七個精神障礙患者是通過什么方式入住珠海白云康復醫院?她們的康復狀況符不符合出院的標準?她們跟隨著護士為什么要前往東莞?最終的目的地又是哪里?一系列問題需要搞清楚。

  于忠敏 珠海白

  精神衛生法實施以后,我們從精神病人人權問題上和人道主義上,我們醫院開了一個會,就是準備有一些能夠治療好了以后,能夠恢復理智,能夠把自己的家地址想到的,我們愿意出經費給他們送回去,回歸社會和親人團聚。

  那么鑒于這種情況呢,我們現在就是三區,也就是女病房,他們搞了幾個病號,后來就開始往回送。

  院方表示說,經過治療主治醫生認為,這七名患者都達到了出院條件,于是就派兩個護士送他們回家。根據今年5月1日實施的精神衛生法其中規定,除了自愿住院治療的患者可以隨時要求出院外,像這次事件中的七名精神病患者屬于其他情形患者,按照規定,他們出第一個條件是要經過醫院的檢查評估;第二個條件是通知患者及其監護人。

  陳耀平 珠

  根據調查核實,白云康復醫院存在著對安排出院的七名病人,沒有進行病例病情評估,沒有按有關規定辦理出院手續。

  于忠敏:

  首先這個醫生對于病人進行評估,允許不允許出院,然后的話在病志上要反映出來,要停醫囑。根據我們這七個病人,我們有四個病人醫囑停掉了,其他三個沒有。

  未按規定辦理出院手續,還體現在院方和七名患者的家屬的事前聯系上。

  記者:

  我們已經聯系了他們的家屬了嗎?這七個人我們都已經聯系了嗎?

  于忠敏:

  聯系不上,能聯系上的話我們絕不送,我們讓家屬來領來。

  記者:

  為什么我們既然找不到她的家屬,我們把她送去哪呢?

  于忠敏:

  我剛才也談到了,就是我們找到家屬,有的家屬也拒絕我們給送回去,但是這個病人的話,我們醫生經過治療以后,逐漸醫生跟她溝通,她不自覺地把家庭住址和家屬的家庭住址說了出來,所以根據這個要送回去。如果找不到家屬,告訴當事人了,再給帶回來。

  既然七名患者并不符合出院條件,既然有的患者家屬也并不愿意接收,那么珠海白云康復醫院派出兩個沒有經驗的年輕護士,帶著七個患者前往東莞,究竟要去哪里?媒體和公眾也在關注,這就是一次意外,還是有意的遺棄?

  于忠敏:

  沒有必要遺棄,作為一個醫院目前來看,每個月七個人,政府給能有1萬幾千塊錢,我們遺棄她們能有什么用?她們天天在我這里住著吃飯能花多少錢,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也沒有必要遺棄她們。

  主持人:

  沒有必要遺棄,為什么會產生讓大家普遍聯想的是一種遺棄的行為呢?的確有很多的這種疑點根本沒有解開。比如說在整個25個小時的過程中,后來是東莞的警方,在記者以及熱心人的幫助之下,根據蛛絲馬跡,確立這是珠海的康復醫院,然后把七個精神疾患的病人送回到這家醫院。而在這25個小時的過程中,不光是兩個護士沒有報警,醫院也沒有,醫院說忙給忘了。究竟是智商問題還是良心問題,大哥,如果是忘了,我們可以去想,也許是智商問題,把自己給忙暈了,但是25個小時,7個大活人不見了,居然用輕描淡寫的一個忘了就給說過去,會不會是良心問題,這一系列都是問號,我們只能去追究一些細節。接下來繼續連線我們在前方采訪的記者張莉莉。張莉莉你好。

  張莉莉:

  巖松你好。

  主持人:

  其實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確立到底醫院在送這七個精神疾患的病人離開珠海的時候,有沒有全部聯系到她們的家屬?

  張莉莉:

  是這樣的,我們也詢問了于院長關于這方面的情況,他表示有部分的家屬聯系上了,但是他們并不愿意接收,而有一些家屬沒有了解到確切的信息。

  主持人:

  但是這很奇怪,明知道沒有目的地,或者目的地會被拒的行為。另外我在媒體上看到,有的聯系到的家屬就在珠海,那送到東莞干嗎呀?150公里呢。

  張莉莉:

  是這樣的,我們也問了他們的院長,他們說這個信息并不是特別準確,其中他提到有兩個家在東莞,有一個家屬在東莞。我們在采訪的時候也是問到了當地的民警,叫李建民,他告訴我們,其中有一個患者能夠清楚地說出自己的身分證號碼,依據這個線索,他們找到了她在湖北的養父母,通過養父母知道了親生父親,結果他們發現她的親生父親就在珠海。

  主持人:

  其實在采訪的時候,看這個院長在面對鏡頭的時候,也有很多的話似乎都說不清楚。據你們這兩天的觀察,在處理這件事情上,還有哪些事情應該做,包括他的程序怎么樣?

  張莉莉:

  我們在采訪當中,我發現醫院在護送病人這塊兒上,它的規范操作是沒有的,因為他說是今年剛開始要護送病人回去,但是事先就沒有任何的一個規定和操作的一個規范。我們也發現,在采訪的過程當中,看到他們在醫囑上,有一些病人是沒有寫上這個,沒有停掉醫囑,就把他們送出了醫院。

  另外我們也了解到,他們沒有應急的一個預案,也就是說沒有給醫護人員一個清晰的指引,在出現了意外情況之后,應該怎么樣來操作,所以我們就看到在事件當中,他們的護士發現這些病患走失以后,驚慌失措,甚至都不記得報警了。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張莉莉給我們提供了更多的細節。其實不僅僅是這家醫院的問題,這樣暴露出來的一些問題,也給相關類似的全國很多的醫院也在提醒,今后怎么樣把這些漏洞都給補上,非常感謝張莉莉。接下來我們看看,今天相關部門衛生局做出的評論,跟前兩天醫院本身接受采訪的時候有哪些不同。

  醫院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七個人身體狀況允許出院及,但是衛生局強調,未對安排出院的7名患者進行病情評估,這其實涉及到撒謊了。先是不認同,后來承認了,因為衛生局說你沒有按規定辦理出院手續,然后醫院否認故意遺棄,衛生局沒有明確證據確立是有意遺棄,在這一點上有一點點相似,但是跟公眾的判斷還有一定的距離。最后醫院當初說的是,最關鍵的問題是沒有報警,表示歉意等等。那么衛生局認為處置嚴重不當,造成患者留置外地,造成不良影響。

  其實不僅僅是這個,我們有很多處理的時候,都是因為它造成了不良的影響。我覺得先不要去想不良的影響,我生氣,電視機前的很多觀眾生氣等等,這些都不是要處置這家醫院的最關鍵所在,而是這七名患有精神疾患的病人,非常有可能,如果她們走散了的話,就會遭受更大的不測,我們的立足點應該回到這上,而不是造成了不良影響。如果是這樣一種處理事情的思路,將來還會出問題的,希望珠海市衛生局也回到醫療制度的本身,不是我們生氣了你要處理它,而是這件事情就該處理。接下來要關注這家康復醫院又是什么樣的,尤其是中國很多類似的都在面臨著什么樣的挑戰和難題?

  2010年,珠海在廣東省率先實行了政府出資,為重度殘疾人購買托養服務的政策,這也被看作是一個改革的新思路。而作為珠海市最大的精神病專科醫院,珠海白云康復醫院自然是這個政策的受益者,變成了這個城市精神殘障人士的托養醫院。2011年,前往采訪的記者在醫院認識了楊寶珠,一年以前,她還是一名重度精神患者。

  整天罵人,到處亂跑,不管什么人都罵,家里人和其他人都很怕她。

  經過一年治療,楊寶珠不僅病情康復很快,而且還成為了該醫院的義。楊寶珠一年之間的康復進展被看作是政府托養計劃最好的宣傳,而珠海白云康復醫院也贏得了輿論和患者家屬的稱贊。

  以前我哪里都不敢去的,現在放心了,去旅游也行了。

  從2010年至今,珠海白云康復醫院一直在參與著政府的托養計劃,而政府對該醫院所支持的資金,也從過去每名患者1000多元提高到現在的2000多元。根據媒體報道,如今珠海市市區的精神病人,已經全部交由白云康復醫院來收治,但是醫院編制中的300多張床位和不到200名醫療技術人員,是否真的能夠收治整個市區的精神病患者呢?

  于忠敏:

  我們病人現在收到400左右,我們有100多名是由政府收容的病號。

  記者:

  現在按照您這樣的運作負荷量,您覺得是超負荷運作還是還有余力呢?

  于忠敏:

  目前來看我們已經是滿負荷。

  記者:

  這種狀態持續多久了?

  于忠敏:

  這種狀態現在持續一年多了。

  一個醫院四分之一的病患可能長期無家可歸,再加上整個醫院持續的超負荷運轉,這樣的壓力是否能夠成為白云康復醫院對于病人管理疏漏的理由?而未來,該醫院是否還要繼續承擔政府托養計劃?他們又該用什么樣的方法來解決目前所面臨的境況?

  于忠敏:

  我們現在已經在醫院的后面又建了一棟,大約能有幾百個精神病人的床位,我們很快投入使用以后,將對病人進行疏散。

  主持人:

  最后有一個問題,一定要問,問北京回龍觀醫院的院長楊甫德,他是《精神衛生法》立法的參與者。楊院長你好。

  楊甫德 《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立法參與者、北

  你好。

  主持人:

  如果要是做評估的時候,這個患者該出院了,但是家屬不接收,或者找不到家屬的話,到底應該怎么辦?

  楊甫德:

  我覺得要考慮兩個方面,第一,如果他當時具備生活能力,可以在院外生活,那么他可以直接出院。如果不具備能力,這時候就一定要有一些其他的措施,比如像中途康復站、中途宿舍,讓他進一步到相應的機構接受康復治療,直到他具備回歸社會的能力,再回歸社會或者是家庭。

  主持人:

  你們是否也經常遇到這樣的難題,家屬不愿意接收?

  楊甫德:

  確實存在這樣一種現象,就是病人實際上基本具備出院標準,但是家屬因為各種原因,沒有能力或者不愿意接收他,所以讓少部分病人一直留在醫院,回不去。

  主持人:

  楊院長的建議是在醫院和社會之間再有一個中轉站?

  楊甫德:

  對,這樣的話跟國外的機構非常相近,我們是中途宿舍,或者中途康復站,讓患者從醫院過渡到康復站,經過康復站的進一步訓練,才有可能回到社區或者回到家庭。

  主持人:

  好,非常感謝楊院長接受我們的采訪。希望這件事情不僅僅讓我們憤怒,還能讓我們改進。

(央視《新聞1+1》)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活動 播出 事件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福建36选7号码